万象国际

    <dl id="51znf"></dl>

    <big id="51znf"><span id="51znf"></span></big>
    <pre id="51znf"></pre>

    <rp id="51znf"></rp>
    當前位置首頁 >>實踐經驗
    文章正文

    困惑與求解:我國暫予監外執行刑期計算問題研究

    字體大?。?A accessKey=1 href="javascript:SetFont(12)">小
    作者:嘉陵區法院重點調研課題組   文章來源:原創   2015-08-23

     

     

    【論文提要】從國內學術理論、司法實務研究情況 看,對罪與非罪、此罪與彼罪問題的研究已非常廣泛,研究成果十分豐富,但涉及刑罰執行方面的研究,特別是暫予監外執行制度的研究則少之又少。從課題組收集 資料的情況看,相關研究還處于起步階段,學術界至今仍未達成共識。而實踐中,由于法律規定滯后司法實踐,變更執行規定原則化,法官解釋權被濫用,各司法、 執法環節監督不嚴等問題層出不窮,導致暫予監外執行刑期計算結果“花樣百出”,嚴重損害了司法公信。有鑒于此,為了解決好司法實踐中刑期計算難題,本文從 國內學者對暫予監外執行期間是否計入刑期的兩種主流觀點入手,以五個典型示例為引,梳理當前司法實務中存在的認識困惑,并認真分析產生原因,最后結合實踐 提出對策、建議,以期為統一暫予監外執行刑期計算規則貢獻綿薄之力。(全文共8545個字)

     

    關鍵詞:暫予監外執行;刑期;計算

     

    引言:暫予監外執行期間計入刑期理論存廢之爭

     

    “休假式服刑”、“花錢買刑”、“以權贖身”及“高墻內腐敗”等網絡熱詞兒成為了暫予監外執行制度(2)的代名詞。一直以來,暫予監外執行制度飽受社會各界輿論詬病,特別是暫予監外執行期間被計入刑期的規定。當前學術界、實務界對暫予監外執行期間應否計入刑期主要有兩種觀點。一種觀點3)認為暫予監外執行期間不應計入罪犯刑期。我國暫予監外執行制度是舶來品,但未能學好德國、日本、意大利、俄羅斯等4)國所采用的暫緩執行5) 的做法,而是將暫予監外執行期間計入刑期,這種算法嚴重違背了罪行相適應原則,傷害了被害人及家屬,為罪犯逃脫罪責提供了法律空子,滋生了大量司法腐敗, 理應廢止。另一種觀點則認為暫予監外執行期間應當計入刑期。計入刑期的做法符合刑法人道性、社會化發展趨勢,有利于降低行刑成本,有利于對罪犯的教育、感 化及挽救。結合當前我國國情來看,至少目前不宜直接照搬適用,課題組贊同第二種觀點。第一,國情不同。我國長期處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社會發展不平衡,各 類矛盾凸顯。再加之人口基數大,犯罪率高,非監禁刑適率低,國內監獄、看守所等工作經費短缺、罪犯人滿為患等形勢依然嚴峻等,不宜使用暫緩執行制度。第 二,計入刑期不必然導致司法腐敗。腐敗是一個復雜的社會問題,產生原因多元,我們不能以不合理結果倒推前提的不成立。第三,計入刑期更加符合罪行相適應理 論。適用暫予監外執行的罪犯人身危險性、再犯可能性等都較其他罪犯要小得多,特別是重病及生活不能自理的罪犯,其人身危險性極低。第四,執行過程中出現的 問題應通過優化制度設計、健全監督方式、加強各執行環節銜接等措施來解決,而非因噎廢食。

     

    一、現實困惑:刑期計算時產生的認識分歧

     

    2013年1月1日起施行的《刑事訴訟法》關于暫予監外執行的規定6),相較于1997年刑訴法規定在適用范圍、監督方式、審批程序等7)方面都有了更大的進步。2014年10月31日,司法部聯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國家衛生計生委印發的《暫予監外執行規定》8), 針對實踐中出現的突出問題,進一步嚴格了適用條件、執法標準、程序和責任,強化了法律監督,完善了各機關職責分工等,為司法實踐提供了法律依據。然而,隨 著社會的不斷發展,適用暫予監外執行措施時出現了許多新矛盾、新問題,特別是罪犯刑期如何計算問題,讓諸多司法者產生了困惑。

     

    (一)暫予監外執行期間犯新罪未被發現的情形

     

    【案例】罪犯張三因犯故意傷害罪于2013年5月10日被A市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兩年,后因病被暫予監外執行。在暫予監外執行期間,于2014年 2月4日張三盜取了鄰居王五家現金2萬元。2015年5月9日A市某監獄依法對罪犯張三出具了刑滿釋放證明。后2015年7月2日,罪犯張三因犯盜竊罪被 A市某區公安機關立案偵查。

     

    1、案例中罪犯張三暫予監外執行期間犯新罪的情況是否應由決定或審批機關撤銷暫予監外執行決定。司 法實務中針對這一情況主要有兩種認知分歧:一種觀點認為應當撤銷。首先,暫予監外執行制度與緩刑、假釋制度一樣都屬于我國刑罰執行制度,在性質上具有相同 之處。其次,暫予監外執制度與緩刑、假釋等制度等一致都反映了寬嚴相濟的刑事政策導向和人道主義理念。再次,暫予監外執行制度相較于緩刑、假釋制度而言, 對罪犯的執行影響更深,對既有裁判的既判力影響更大,所以,更應該適用執行撤銷制度。因此,案例中罪犯張三在暫予監外執行期間又犯新罪應屬于嚴重不符合規 定的行為,應當撤銷原決定。另一種觀點則認為不需要撤銷。一方面,暫予監外執行制度在設計上即為刑罰變通執行方式,與緩刑、假釋等制度不同,其并沒有設立 考驗期,不存在撤銷一說。另一方面,從具體程序上講,即便存在撤銷一說,也需要矯正機關提交收監建議材料,證明其在暫予監外執行期間未按要求接受矯正等, 但例子中監獄機關并未收到矯正機關遞交的收監建議材料,所以,也不存在撤銷的問題。

     

    2、案例中罪犯張三所犯盜竊罪與原故意傷害罪是否存在并罰的問題。承接上文,第一種觀點認為需要數罪并罰。因罪 犯張三在暫予監外執行期間又犯新罪,符合相關法律規定,理應撤銷原適用暫予監外執行的決定。撤銷后,應當將原罪與新罪數罪并罰。第二種觀點也認為需并罰, 但之前經過的期間應計入刑期。罪犯張三在監外執行期間又犯新罪,其變更執行的期間應當從犯新罪的之日開始中斷,新罪之后的期間不計入刑期,所以,應將其所 犯新罪與前罪的余期并罰。第三種觀點則認為不存在數罪并罰。雖然罪犯張三在前罪監外執行期間又犯新罪,但由于監獄機關依法作出了刑滿釋放證明,其前罪已執 行完畢,并無余期可并罰,因此,不應當并罰。

     

    (二)暫予監外執行期間犯新罪被采取強制措施的情形

     

    【案例】罪犯李四因犯尋釁滋事罪于2013年1月2日被B市某區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后因病被暫予監外執行,在C市某區執行。2013 年6月9日,李四與鄰居發生糾紛,將其打成輕傷。2013年6月12日C市某區公安機關立案偵查,依法對罪犯李四采取了強制措施。后2015年9月4日, 罪犯李四因犯故意傷害罪被C市某區人民法院依法判處有期徒刑一年。期間B市某區人民法院一直未作出收監決定。

     

    1、C市法院可否自行決定罪犯李四前罪的剩余刑期。根 據我國刑訴法及相關解釋的規定,違反暫予監外執行規定的,由原決定暫予監外執行機關對其收監執行。案例中,罪犯李四前罪決定機關B市某區人民法院一直未作 出收監決定,對于法院是否有權自行決定罪犯李四前罪余期問題,司法實務中存在兩種觀點,第一種觀點認為C市法院無權自行決定前罪余期。計算余期應當以收監 決定日期為準,本案里中B法院某區法院沒有決定對罪犯李四收監執行,且C市司法機關也未對其解除社區矯正,也就證明原B市某區法院所作出的適用暫予監外執 行的決定仍然具有法律效力。依照法律規定,只要案例中B市某區法院未對罪犯李四作出收監決定,就應當視為其履行了監外執行義務,不存在余期計算問題。即便 B市法院未做決定,也應當由B市檢察機關提起審判監督程序,而非C市法院作出裁定。第二種觀點認為C市法院有權自行決定前罪余期。如果視罪犯李四原判刑罰 已經執行完畢,則明顯與法律精神、客觀實際不符。且法院司法裁判權具有終局效力,有權依照案件審理過程中所查清案件事實依法作出裁判。

     

    2、罪犯李四的前罪余期起算點如何確定。針對案例中李四情況,根據刑法第七十一條之規定,需要確定前罪余期后再與新罪刑期數罪并罰,而目前法律對此種情形無明文規定。司法實務中存在犯罪日、羈押日、判決日三種起算方式。

     

    (1)以犯新罪之日為起算點9)。從 法律規定條文的解釋來看,法律強調的是犯罪行為的發生,也就是犯罪這一行為具體實施之日,而非犯罪行為的判決。且參照緩刑、假釋之規定,相關法律規定也是 以犯罪時為標準計算的,所以應以犯罪之日作為前罪余期起算點。另外,從法理上講,暫予監外執行制度立足于對罪犯的人權保障和人道主義關懷,通過變更刑罰執 行方式,讓罪犯在更加有利于其自身教育、改造的環境下執行刑罰。但這并不意味著罪犯在暫予監外執行期間又故意犯罪就不應收監。如果罪犯李四在犯新罪之日即 被矯正機關知曉并向決定機關出具了收監建議,那么決定機關會立即作出收監決定,即開始計算余期,所以,以犯新罪之日為起算點更符合程序設計初衷。

     

    (2)以采取強制措施之日為起算點10)。從 一般司法程序上講,這種做法更符合刑程序正義,因為被采取強制措施就意味著一個新的訴訟程序的開始。從刑事案件偵破角度來看,多數情況下公安機關對嫌疑人 采取羈押措施是對其犯罪事實基本確定時,再通過后期訊問等固定相關證據,進而啟動訴訟程序。且羈押是一種“預支”刑期的行為,在追究罪犯刑事責任時,會在 判決宣告中對前期羈押刑期依法折抵,所以,以羈押日期為起算點更符合司法規律。從案例情況來看,罪犯李四在監外執行期間直至司法機關對其因故意犯罪而采取 強制措施之前,其實際上仍然處于刑罰執行狀態。而當罪犯李四采取強制措施之時,便脫離了原執行機關的監管,所以從司法機關對罪犯采取強制措施之日起計入余 刑期更科學。

     

    (3)以新罪判決之日為起算點。根據1990年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暫予監外執行的罪犯重新犯罪的時間是否計入服 刑期間問題的答復》的規定,暫予監外執行的罪犯從其被準予監外執行之日起至犯新罪后新判決執行前這段時間應視為前罪判決的刑期,應當在對其執行新判決前不 終止前罪監外執行刑期的計算。雖然該答復已被廢止,但對司法實踐依然具有參照價值。并且,任何犯罪嫌疑人在未經法院依法判決的不能確定為有罪,所以,以判 決確定之日為計算起點更加符合法律規定精神。罪犯因新罪被羈押的期間應視為前罪刑罰的執行期間而不作為羈押期間折抵新罪的刑期。

     

    (三)暫予監外執行期間犯多個新罪的情形

     

    【案例】罪犯陳六因犯賭博罪于2012年2月7日被D市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后因病被暫予監外執行。在此期間,陳六犯了兩個新罪:犯盜竊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犯故意傷害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

     

    刑法第七十一條規定:“判決宣告以后,刑罰執行完畢之前,被判刑的犯罪分子又犯罪的,應當對新犯的罪作出判決,把前罪沒有執行的刑罰和后罪所判處的 刑罰,依照本法第六十九條的規定,決定執行的刑罰”。由于對此法條理解的不同,當前司法實務中對案例中罪犯陳六的情形如何處理存在兩種不同觀點。第一種觀 點認為,應當先根據刑法六十九條的規定將新罪數罪并罰,再將并罰結果與原判刑罰余期并罰,俗稱“并兩次”。從法律條文看,刑法七十一條規定的是“和后罪所 判處的刑罰”并罰,結合罪犯陳六情況而言,應當罪犯陳六新犯兩罪先數罪并罰,再與前罪未執行完余期并罰。從刑罰結果看,兩次并罰所得刑期明顯較三種罪并罰 一次刑期短,更加有利于保護罪犯的權益。第二種觀點認為,應當直接將所犯新罪與原判決刑罰余期進行數罪并罰,俗稱“并一次”。從法律條文的表述看,字面上 只規定了一次數罪并罰。從刑罰目的來看,七十一條之規定是對犯罪分子的加重懲罰的情形,而刑罰執行期間罪犯應當嚴格遵守法律規定,認真接受監獄、看守所、 司法行政機關的管理,而罪犯又犯新罪,反映出其主觀犯意之深,理應從重處罰。一次并罰的結果較兩次并罰的結果要重,更加符合刑罰加重懲罰的精神,符合罪行 相適應理論。

     

    (四)暫予監外執行期間啟動再審改判原判刑期的情形

     

    【案例】罪犯趙二因犯合同詐騙罪于2010年4月9日被F市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在監獄服刑期間表現良好,依法被減刑六個月,后因病被保外就醫。刑罰執行完畢后,2014年3月7日檢察機關按照審判監督程序提起抗訴。經再審后,趙二刑期被改判。

     

    1、再審加重刑罰暫予監外執行期間如何計算。如果再審中,E市法院發現趙二 合同詐騙案原審判決認定事實錯誤,適用法律不當,應當加重刑罰時,如何計算趙二的剩余刑期。余期計算中主要分歧在于對減刑六個月是否應計算到已執行刑罰期 間。一種觀點認為不可折抵刑期。從我國現有法律、法規及司法解釋的規定來看,并沒有明文規定如何處理,而實踐中刑期折抵的情形只適用于人身自由受到限制的 情況,而案例中趙二減刑六個月并未實際執行,人身自由沒有受到限制,不應折抵刑期。另一種觀點則認為可折抵刑期。趙二被減刑六個月是因為其在監獄內認真接 受改造,表現良好才被依法減刑。盡管趙二原判刑法中六個月被減而未被實際執行,但減刑是給予趙二在監獄中認真改造,經過法院裁判的結果,具有嚴肅性和權威 性,理應當計入原刑罰期間。

     

    2、再審減輕刑罰可否請求國家賠償。如果再審中發現原判量刑過重,依法應對 趙二減輕處罰為兩年,那么其減刑六個月可否申請國家賠償。一種觀點認為不可請求國家賠償。理由是趙二這減刑六個月并未被限制人身自由,對于其自身物質上和 精神上均未產生實際影響,所以不能請求國家賠償。另一種觀點認為可請求國家賠償。減刑也是刑罰執行的一種體現,雖然罪犯趙二僅執行了兩年六個月刑期,但理 論上其已實際執行三年,所以,對于減刑這六個月可以請求國家賠償。

     

    (五)暫予監外執行期間罪犯惡意拖延期限的情形

     

    【案例】罪犯楊七因犯詐騙罪于2013年3月2日被F市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三年,但因懷孕被暫予監外執行。2013年12月楊七產下一子,因處于哺乳期,依法被繼續適用暫予監外執行。哺乳期滿后,執行機關決定收監時,發現楊七再次懷孕。

     

    我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七條規定:“對暫予監外執行的罪犯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及時收監:(一)發現不符合暫予監外執行條件的;(二)嚴重違反 有關暫予監外執行監督管理規定的;(三)暫予監外執行情形消失后,罪犯刑期未滿的”。司法實踐中,有一些女性罪犯為了逃避刑罰執行,在暫予監外執行期間惡 意懷孕;一些保外就醫罪犯通過非法手段獲取病情尚未好轉的證明,還有個別罪犯保外就醫期間,因經濟困難無錢醫治,導致久治不愈等等。而針對這些情況,一方 面,司法行政機關難以掌握罪犯病情治愈的情況;另一方面,如何處理惡意懷孕等情況缺少明確的法律規定,使得一些罪犯長期不能收監,嚴重影響了司法公信。

     

    二、困惑反思:刑期計算規則不一的原因分析

     

    立法者將暫予監外執行刑期計入刑期,而未采取照搬照抄西方國家暫緩執行制度的做法,是在考察國外做法、結合我國基本國情的基礎上而設計的一種具有中 國特色的刑罰變更執行制度。因為沒有先例可循,再加之正處于社會轉型特殊時期,這種法律規定在司法實踐中出現了種種問題,讓司法者產生了諸多困擾。

     

    (一)滯后:法律規定落后于司法實際

     

    社會是不斷發展、變化的,而法律的變化和發展具有被動性、滯后性,社會生活的復雜多變決定了法律規定不可能窮盡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因此舊法解決不 了新問題的現象層出不窮。一方面,我國采取大陸法系的立法模式,法律淵源中只有制定法而無判例法,也就缺少了判例法系國家司法靈活性的特征。我國法律規定 滯后,修改法律程序繁瑣、耗時長,難以趕上社會發展變化,法律滯后問題比較普遍。另一方面,立法者根據社會經驗來制定法律,但計劃趕不上變化,很多新情 況、新問題難以預測,導致我國法律規定嚴重滯后于社會實踐,產生了諸多法律適用難題,也就產生了司法實踐中暫予監外執行期間計算方面的認識分歧。

     

    (二)僵化:法律、法規規定過于原則

     

    從我國現有法律規定來看,有關暫予監外執行的法律規定少而分散,沒有獨立的單行法。法律規定散見在刑法、刑訴法、監獄法、暫予監外執行規定、司法解 釋中,法律與法律之間的規定還留有沖突,比如監獄法對暫予監外執行制度適用范圍大于刑訴法的規定。有關暫予監外執行期間計入刑期法律規定不明確,如在暫予 監外執行期間犯新罪、犯數個新罪、再審改判等等問題均沒有明確的、操作性強的法律規定,因此,司法實踐中暫予監外執行刑期計算結果多樣、標準不一等問題發 生也屬必然。再者現有法律關于刑期計算的規定只有刑法、刑訴法中的幾個法條,但相關規定操作性不強,司法解釋數量較少,難以指導具體實踐。

     

    (三)肆意:個別法官解釋權利的濫用

     

    由于法律規定的滯后性,相關立法規定原則,缺乏操作性等,很多實踐中的新情況、新問題難以在短時間內通過立法程序解決。法院在受理案件后又必須依法 做出處理,而當前司法隊伍中法官素質參差不齊,對法律的理解、適用能力千差萬別,對暫予監外執行期間計入刑期計算方法存在多種認知,也就導致了計算結果的 多樣化。再加之個別法官難以抵制金錢、美色等不良誘惑,為利益所驅動,將暫予監外執行作為單位、個人“創收”手段,鉆法律漏洞,違法裁判。個別法官濫用手 中的自由裁量權,隨意擴大法律規定適用范圍,肆意對罪犯適用暫予監外執行制度。還有個別情況,在暫予監外執行適用法定情形消失時仍對罪犯放任不管等等。

     

    (四)斷鏈:刑罰執行體系存在問題多

     

    從暫予監外執行的具體司法、執法實踐來看,法院、檢察院、公安機關、監獄、司法行政機關之間缺少科學而有效的配合,機關間各自為政,許多本不應該出 現的新問題、新情況屢見不鮮。法院裁判結束后即不再過問罪犯的服刑情況,案后回訪制度落實不到位;檢察機關未能落實全程、同步監督制度,總以檢察人員少為 借口,監督職能未能充分發揮。公安機關、監獄在辦理了暫予監外執行之后,對罪犯社區矯正情況也很少過問,往往等罪犯又犯新罪后,才知曉罪犯的情況。另外, 因社區矯正制度在我國運用的時間相對較短,經驗、做法還不夠完善,多數社區矯正工作流于形式,經常出現脫管、漏管現象,并未發揮出程序設計的目的,諸多新 問題頻頻發生。

     

    三、走出困惑:化統一刑期計算規則的路徑

     

    解決暫予監外執行刑期計算規則不統一問題的關鍵還在于統一、明確法律適用規則的確立。就當前實情來看,首先應從完善法律規定、統一司法認知、規范刑罰執行制度等方面入手。

     

    (一)體系:建立獨立的刑罰執行體系

     

    建議由立法機關以暫予監外執行、減刑、假釋、緩刑等執行制度等各種執行措施為基礎,單獨起草我國的刑罰執行法律體系。從法律層面上全面、具體地規定 各類刑罰制度,特別是目前司法實踐問題最多的暫予監外執行制度,從制度的設計、運用、執行等各個環節入手,分階段、分類別、分權屬予以明確規定,以從根本 上杜絕問題的發生。另外,要不斷提高法律規定的科學性、預測性,以符合法治發展要求,提升法律規定的適用性,減少法律規定自身的滯后性。

     

    (二)規則:明確刑期計算的法律規則

     

    應從三個層次考慮建立統一、明確的暫予監外執行期間計入刑期的法律規制。首先,在完備立法的前提下,對存在認識分歧的概念給予明確界定。其次,加強 學術理論界、司法實務界對暫予監外執行制度的研究,制定課題研究計劃,落實研究責任,以充分提高暫予監外執行制度的研究成效,形成較統一的立法、司法、執 法理念。第三,在形成統一理念的基礎上,再針對前面提及的不同特殊情形,分別制定詳細的、操作性強的刑期計算規則。比如前文提及的幾個問題,以及艾滋病罪 犯、外國人罪犯適用等。

     

    (三)認識:統一司法系統內法官認知

     

    當前司法系統內部對暫予監外執行期間如何計算刑期的不同理解直接產生了法律適用效果的不同,而不同的裁判結果勢必影響到司法公信力。所以,在完善暫 予監外執行相關法律規定,統一理念的前提下,應盡快統一司法系統內部法官對刑期計算的認知。一方面,可通過出臺相關司法解釋的方式,通過司法解釋明確規定 各種特殊情況的處理方式,來合理規范法官手中的自由裁量權,避免產生迥異的裁判結果,異或同案不同判問題。另一方面,開展專題工作培訓??裳垖W術界知名 學者傳授較科學的計算方法,也可在法官內部組織計算方法討論,形成統一結論,達成共識。

     

    (四)鏈接:加強各執行機關間的配合

     

    避免暫予監外執行刑期計算難題的捷徑在于解決好各司法、執法機關間協調、配合問題。通過前文陳述,諸多新情況、新問題的產生多源于機關間缺少協調、 配合,缺乏有效銜接及監督方式。2014年《暫予監外執行規定》著眼司法實務中存在的問題,對各機關的職責予以了明確,但依然還存在著諸多問題,比如決定 機關多元、相互間監督不夠、收監程序設定不夠合理等,所以科學地建立起有效的溝通聯絡監督機制,從根本上杜絕司法、執法環節出現的問題,以保證計算規則的 適用廣泛性、可操作性,是實踐中的當務之急。

     

    結語:賦予暫予監外執行制度中國特色

       

    暫予監外執行制度的設計符合當前世界刑罰輕緩化、刑罰人道主義要求。我國在設計此項制度時,將暫予監外執行期間計入刑期符合我國基本國情,系中國特 色之規定。雖然在具體運行過程時出現了諸多不盡合理之處,但隨著我國立法技術、司法水平、執法效果的提升,這些問題必將迎刃而解。但這一過程不可能一蹴而 就,需要相關領域人員的共同努力,需要幾代人的共同奮斗。只要我們眾志成城,迎難而上,勢必能化解好制度設計、運行、實施中存在的問題,使暫予監外執行制 度更好、更長遠的發展。

     

     論文獨創性聲明

     

    本課題組鄭重聲明:所呈交的論文是我課題組進行研究工作及取得的研究成果。盡我所知,除了文中特別加以標注和致謝的地方外,論文中不包含其他人已經發表或撰寫的研究成果,特此聲明。

    作者:嘉陵區法院重點調研課題組(1)日 期:2015.08.20

     

     

    注釋:

    (1) 嘉陵區法院重點調研課題組組長:王貴平

                             副組長:黃英鷹

                             成  員:彭禹、袁瑋、梁遠文、任俊、龔祥、劉春蓮、段鈺秋

                             執  筆:劉春蓮

     

     

    (2) 暫予監外執行是指對本應在監獄、看守所等監禁場所執行的,依法被判處拘役、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僅限于懷孕或者正在哺乳自己嬰兒的婦女)的罪犯,當某種 法定事由出現時,由決定機關或執行機關依法啟動決定、審批程序,暫時不對這類罪犯收監關押,而是在監禁場所以外的地區由特定機關執行刑罰的變通執行制度。

     

    3) 林新法,《以“刑罰推遲執行”取代暫予監外執行之思考》,《人民檢察報》,2000年06期。萬毅,《刑事執行制度之檢討與改造》,《甘肅政法學院學 報》,2005,06,第4頁。張立鋒等,《刑罰人道主義探析》,《河北學刊》,2006年第5期。社論,《暫予監外執行制度需徹底改革》,《新京 報》,2009年5月21日。王公義,《<刑事訴訟法>再修改中關于刑罰執行制度的若干問題》,《中國司法》,2011年第1期。夏勝炎、顧 海寧,《暫予監外執行人權理念回歸及完善》,《山西省政法管理干部學院學報》,2013年2期。顧然,《暫予監外執行的思考與探索》,《江蘇法制 報》,2015年1月15日,第00B版。

     

    4)李昌珂譯,《德國刑事訴訟法》,中國政法出版社1995年版;宋英輝譯,《日本刑事訴訟法》,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00版,黃道秀,《俄羅斯聯邦刑事訴訟法》,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出版社,2006年版。

     

    5)暫緩執行是指所有適用自由刑的罪犯,在出現法律規定的暫緩執行刑罰事由時,執行機關依法中止、停止原判刑罰,待該事由消失后,再繼續執行未完成刑罰的一種制度。

     

    6)詳見2012年《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四條、第二百五十五條、第二百五十六條、第二百五十七條。

     

    7)詳見1997年《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一十四條、第二百一十五條、第二百一十六條。

     

    8)王磊、曾志濱,《<暫予監外執行規定>的理解與適用》,《中國司法》,2015年第2期。

     

    9)孟甜甜、馬軍,《暫予監外執行制度運行中的難題破解》,《中國檢察官》,2015年第3期。

     

    10)《減刑后再審改判、監外執行期間又被羈押如何計算刑期》,《人民檢察》,2007年第13期。

     

     

     

     

    編輯:     文章錄入:四川
    友情鏈接

     

     

    投稿郵箱:zgdangjiansc@163.com    工作交流 QQ群:48059960   官方QQ:138026001    聯系電話:13708026001

      

       

    本網常年法律顧問:泰和泰律師事務所

    關于我們 | 證件查詢 | 我要鏈接 | 版權聲明 |廣告服務

     

    工信部備案號: 蜀ICP備15008763號-1  

    公安備案號 : 51019002001271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或建立鏡像 如有違反,追究法律責任

    万象国际
    友情链接:万象国际网站 yabo888 易博胜体育 云顶集团